反應迅速,組織性強,賬目透明,這是飯圈女孩在常年應援活動中訓練出來的過硬本領。這次,她們把這種追星中養成的戰斗力,用在了援馳武漢的行動中。

文/甄晃

編輯/露冷

誰曾想到,飯圈女孩異軍突起,成了武漢疫情中最高效的一支民間物資救援隊伍。當湖北各大醫院相繼發出物資求助公告時,數以萬計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已經在各家后援會的統籌下陸續送達前線。

各路媒體、KOL轉發著后援會的“戰報”,驚嘆于飯圈女孩強大的行動力與嚴密的組織性。但對于熟悉飯圈的人來說,這不過是一次特殊時期的常規操作。在飯圈,集資募捐和打卡簽到一樣稀松平常。募捐鏈接一經生成,不需要額外的動員,粉絲便會自覺響應。

朱一龍捐款100萬元支援武漢(圖片來自微博)

公益應援也是飯圈常見行為——以粉絲之名做公益,能為偶像贏得美譽。為愛發電的純粹與激情,促使每一個個體傾盡全力。散布在各地區、各行業的粉絲聯結起強大的信息網,能在極短時間內打探出一切可利用的渠道資源。

反應迅速,組織性強,賬目透明,這是飯圈女孩在常年應援活動中訓練出來的過硬本領。這次,她們把這種戰斗力用在了援馳武漢的行動中。

拼手速

最早一個來自飯圈女孩的援馳,發生在1月21日。這天是大年二十七,傳統習俗中趕大集的日子。3天后就是春節長假了,當日全國鐵路發送旅客953.2萬人次。這一天,衛計委公布數據顯示,全國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291例。央視新聞的春運直播中,武漢火車站已經陸續有人戴上了口罩。

“我們正在緊急聯系,看看能不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等我消息,謝謝!”朱一龍公益應援個站在13點24分率先發出微博。朱一龍是武漢人,粉絲們對武漢這座城市自然有著更多的關注。

能量中國官方發布“居沙成塔,健康湖北”公益活動信息(圖片來自微博)

9個小時后,應援計劃公布。朱一龍公益應援個站與能量中國官方微博等機構發起“居沙成塔,健康湖北”(朱一龍被粉絲昵稱居一龍)公益活動宣布,緊急采購20萬只口罩、20萬份一次性消毒棉片、1000瓶洗手液,在火車站等公共場合,供城市工作人員、游客免費使用。

捐款通道開啟后,10508位粉絲在20多分鐘里累計捐出178286.26元。第二天上午,采購到的這批物資打包完畢,順豐發出。

在當時,此舉被質疑是“多此一舉”“作秀”“蹭熱度”。甚至直到1月23日,武漢封城,湖北省省長王曉東在接受央視采訪時還表示,“物資儲備和市場供應充足”。

幾乎與此同時,湖北省內各大醫院防護物資告急,向民間求助的海報鋪滿社交平臺。1月22日下午,《人民日報》發消息稱,湖北省擬向國家請求緊急支援,調撥醫用口罩、防護服、紅外測溫儀等防疫物資。

一時間,疫情擴散的消息,令全國各地貨架上的口罩成了搶手貨。但適逢春節假期,工廠缺貨,物流受阻,正當民間愛心人士焦頭爛額之際,各大粉絲團體卻有條不紊地向醫院輸送物資。僅1月23日當晚,就有焉栩嘉、黃明昊、張云雷、羅云熙等偶像藝人的粉絲團體先后宣布籌集到的物資信息,總共30余萬只口罩寄往武漢。

蔡徐坤應援站國王街參與應援的想法,正是從23日開始的。關于武漢疫情的消息充斥著小蕾(化名)的朋友圈,“各種三次元的群里都在討論”。小蕾是國王街站子成員,也順理成章地參與到這次馳援武漢行動中。她告訴《貴圈》,當天很多人都在“找口罩,找資源,能看到大家是真的急”。這不是她第一次做公益,此前壽光水災,小蕾直接在淘寶拍了被子寄過去。但醫用物資是有專業門檻的,“需要大家一起統籌、互相協助,利用彼此的社會關系來做這件事。”

“這種事,可能你去找你的朋友,她都不一定會響應你,但是(后援會)這些人一定會響應你。”飯圈女孩有著極強的歸屬感和行動力,在做公益、為偶像爭取路人緣這件事上,更是有著一致的觀念。“我們所有人在當時就形成了統一的目標、統一的反應。”十幾位在線的站內成員很快發動起來,在粉絲群、親友群、朋友圈等各種渠道打探消息。

負責此事的三位成員在一天內就完成了一系列動作:確定合規廠家、下訂單、對接定點醫院,溝通物流、開具醫院需求單。四天后,大年初二,國王街馳援武漢的第一批醫用防護物資便抵達了當地順豐網點。

蔡徐坤粉絲-國王街捐贈醫療防護物資(圖片來自微博)

不久,包括武漢市第一醫院在內的五家湖北省內醫院,陸續收到由國王街寄出的共計30000枚醫用外科口罩(符合YY 0469-2010標準),以及250套醫用一次性防護服。

小辮兒張云雷粉絲后援會成員小k(化名)向《貴圈》感慨,門路都懂,就是時間段不太好,“很多在網上能找到的店家都放假了”。后援會決定跳過中間環節,直接找源頭,“找阿里巴巴那邊的生產廠商”。聯系工廠下訂單對飯圈女孩來說不是難事,“我們以前做應援的一些物品,采購量大,為了保證物美價廉,也是直接找廠家采購”。這些平日里打榜應援做數據的飯圈女孩,早就在一次次的“團戰”中,摸清了1688等大宗貨物批發平臺的操作邏輯。她們自行聯系廠商,訂了1萬個護目鏡——這和以往應援訂1萬個手幅,在操作上沒有什么不同。

找貨源、搶貨,“有些(物資)可能瞬間就沒貨了”。在向武漢同濟醫院的程才教授反復確認后,小k和團隊成員決定采購1000副護目鏡作為首批應援物資。“我們第一撥只搶到了500副,再想下單的時候就已經沒有了,后來突然看到商家補貨,馬上又下單搶了500副。”拼手速、比耐心是飯圈女孩的必備技能,日常在網絡平臺買演出門票時,她們就是這么干的。

“我們能夠完成這次捐贈,是因為我們提前了幾天和工廠訂貨,是在絕無影響統一調配的情況下完成的。如果晚對接半天,怕是只會更加艱難。”小蕾感慨。

人海戰術

1月23日,從晚上六點到八點,尋找貨源的消息從站內發起者開始,通過數以萬計的粉絲,呈幾何倍數向外擴散,又從各方陸續傳回。最終站內一名做生意的成員找到一家有工作交集的醫療設備生產廠商,那里過年還可以生產、發貨。

國王街過往的應援活動,從設定、出資、購置到聯系相關人員,基本都是借助站內成員的私人關系實現的。這里聚集了眾多蔡徐坤粉絲,以職業女性居多,背景豐富,在搜集信息、拓展渠道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站內成員不乏從事市場、公關的專業人士,善于針對偶像的活動,定制和匹配相關公益活動。

在人力問題上,小k的表述是,“我們最大的力量是,飯圈女孩是分布在全國各地的。”在她們考察的生產廠商所在地,就有站子里的小伙伴,會拿到各種消息證明廠家合不合適。“她自己就生活在那個地方,所以會幫我們把一下關。”這也是很多政府機構和社會團體在尋找生產廠商時所困擾的——在當地沒有合適的、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而在“用愛發電,抱團取暖”的飯圈,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與生俱來,“這可能就是飯圈女孩的特質,你說是吧?”

小k介紹,當時站子成員看到武漢同濟醫院需要護目鏡的消息,決定去定點尋找貨源。沒想到貨源找到了,院方留的幾個電話卻怎么也打不通。她們只好發動群里的粉絲四處打聽。程才教授就是通過“人海戰術”找到的。后援會的一位成員在醫療系統工作,她在群里回應,說有這家醫院醫生的微信,可以幫助溝通。這才促成了后來1000副護目鏡的順利捐贈。

隨著疫情防控力度逐漸加大,國內符合生產標準的廠家逐漸開始接受國家統一調控,再想通過私人渠道下訂單日益困難。飯圈女孩們在打探消息的過程中,逐步產生了合作的想法。“各家都想做些事,都想捐點東西。有的找到了物資,但是沒有渠道,有的是有了渠道卻沒有物資。干脆就湊起來”。

小辮兒張云雷后援會后來參與了一次18家粉絲團組織的公益物資聯合應援,以認繳的方式向湖北省鐘祥市人民醫院定點直捐了1000個防護面罩。這18家粉絲團,有的屬于內娛圈(Les_etoiles-肖戰公益站、鹿晗公益聯合應援站),有的來自韓娛圈(CharmingEunWoo_車銀優個站、金鐘仁吧_KAIBar),有的則屬秀粉圈(紫寧Winnie后援會)。

18家粉絲團聯合應援的公益物資(圖片來自微博)

飯圈女孩時常調侃“全網追星女孩300人,來來回回就那么些”,站子之間相互認識,打探消息時難免撞上熟人。女孩們又都是熱心腸,萌生合作的想法倒也不足為奇。“不光我們聯合,也有很多其他的家站子都在聯合,因為聯合起來力量大。”小k說。

同類的聯合應援還有很多,有些組合頗有破圈之感。比如,搖6(UNINE)胡春陽、壺6(R1SE)翟瀟聞、樓6(時代少年團)嚴浩翔,這三位偶像的粉絲自發組織了十站聯合應援。他們是三檔不同選秀節目中的第六名,是各大榜單中的競爭者,這次,他們的粉絲聯合在一起,各自出資666元,“取六六大順之意”。

參與聯合應援的小k向《貴圈》感慨,“真的是全國人民萬眾一心的感覺,這個時候,飯圈女孩沒有你家我家之分”。

涉及錢的問題都算得明明白白

國王街聯系到的口罩工廠位于河南長垣——“中國醫療耗材之都”,產自這里的衛材在全國各大醫院覆蓋率達到75%以上。和很多人一樣,小蕾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地方。為了考察廠家是否符合資質,站子提出要商家出示營業執照、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經營備案和注冊證,還針對貨品的安全性、 出貨能力提出了各種問詢。

一系列問題都解決后,國王街立刻下了上萬元的訂單。“現在可以開證明嗎?”“最快什么時候可以發貨?”面對連環催促,工廠老板只能回復解釋“今天年三十,下午放了半天假,讓工人回去吃年夜飯”。

為了讓物資盡快落地,國王街打破了物資購買-郵寄至集中地-再分發的流程,改為從廠家到醫院點對點對接。催廠家、催物流、催醫院開具需求單(發往湖北的物資全部需要醫院加蓋公章出具正規需求單)。小蕾向《貴圈》展示了通話記錄,大年初一上午,光是聯系各種物流,她就打了20通電話。

但凡涉及金錢,對后援會來說便是一級警報,稍有不慎便會踩雷。在粉圈的文化里,凡是涉及錢的問題都要算得明明白白,并且要在站子里返圖,事無巨細地向粉絲交代清楚,她們的捐的錢去了哪里,用在何處。

國王街公布了詳細的轉賬記錄、出庫單、發貨圖,還有蓋有醫院公章的接收函,甚至連廠商的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復印件、商家的經營備案憑證復印件都有公示。小辮兒張云雷后援會則用32頁表格,詳細整理了籌款明細,數額精確到小數點后兩位。

小辮兒張云雷后援會詳細整理了捐款明細,數額精確到小數點后兩位(圖片來自微博)

很多后援會管理者這幾天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每天都提心吊膽,就怕最終沒落實好”。“畢竟生產商不是我本人,快遞也不是我親自配送,雖然已經做到了盡力去親自把控所有環節,但只要有一批物資沒送到,這心就懸著。”

第一批購置護目鏡的38999元,是小k個人墊付的。小辮兒張云雷粉絲后援會一直因賬目清晰深受粉絲信任,小k毫不懷疑這個項目會得到大家的支持。后來捐款渠道開啟后,僅用半天時間就籌到328350.37元。

在競爭激烈的粉圈,即便是做好事,但任何一點偏差都會使后援會受到來自各方的問責。也正因如此,多家后援會都對《貴圈》表達了相似的顧慮。“能不能做成以后再聊。公告發布了,但是事情沒做完,拿貨、發貨,包括到了當地物流的跟蹤、對接,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監督無處不在,除了內部監管,更嚴苛的是來自“對家”的盯防。最早捐贈口罩的朱一龍粉絲就一度被質疑“作秀”。“這群人日常盯對家比盯武漢人還緊”,粉絲小李略顯無奈地向《貴圈》表示。其所在的明星后援會在疫情爆發后,第一時間向前線捐贈了大批醫用防護器具,卻被質疑口罩單價過低,不符合醫用標準,甚至還被扣上了“蹭肺炎熱度”的黑鍋。

有后援會成員向《貴圈》透露,盡管他們想盡辦法嘗試采購合規物資,但貨源實在短缺,他們提供的一批防護用品,其實達不到醫院的常規標準,但在前線醫生緊迫到用文件夾自制防護面具的情況下,院方還是接受了他們的捐贈并表示感謝。“有總比沒有強。”

小蕾說,這些天她們也收到了很多人問詢工廠聯絡方式的私信,卻都幫不上忙,因為危機時刻國家已經開始統一調配。她相信有官方介入,一切都會變得更好。而她現在最關心的,就是保證自己手里這20箱口罩和5箱防護服能盡快發到急切需要的地方去。“數量不多,不能幫到所有醫院,但愿能解決燃眉之急。”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字錄入:惠惠    責任編輯:黃毅

上一篇:《厲害了我的課》將播 勵志女性半路出家學舞蹈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掃描二維碼把玉林電視網收進微信里,隨時閱讀玉林城事最新報道及吃喝玩樂搞笑八卦資訊。

 圖片推薦

456棋牌在线 体彩浙江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2013318体彩排列5字谜 江苏11选五预测推荐 上证指数走势图下载 排列3台子 百家乐导航 安徽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北方期货配资 贵州快3开奖结果 商赢配资